=

我知道已经失去你们太久了,我带着这身疲惫蜷缩在19岁的这一方,听着eason的歌再把你们扯进回忆里,那几年里发生过什么,我还以为我能彻底忘记,但我没有
原谅我把一切埋入心里,有些回忆想着便模糊,可我也甘愿去想,甚至我都忘记你们的五官,但我能知道那是你们
我最干净的小王子们
现在我在这一方缅怀你们,真有趣,很多事真的需要自我消化,可坚固的回忆怎么消化
没有答案吧
所以我得自己受着,忍者,就像掉牙齿不去添牙龈一样忍着
因为知道会变形,再次触探会把这几年的决心都毁于一旦
我宁愿再同他人做戏
永别了,各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