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几年活着过着仿佛一个月便是一年
现在是5.1 凌晨1:34 我在厕所抽着烟 戴着耳机(没有音乐
刚刚玩手机意识到四月份终于过去了 而现在是五月一号
新的一个月的流量已经到了 Wi-Fi盒子在他那里 弟弟跟爸爸睡在一个房里 妈妈睡在我房里
左耳有点痒 摘下耳机挠了挠 自言自语
还有十五天就可以领到工资 想去酒吧喝酒 看其他人跳舞 听嘈杂的音乐声在耳边震耳欲聋
窗外是对面工地施工的声音 机器传来断断续续的厚重的敲击声 又是一口烟
生命在夜晚里斑斓 在白天里沉睡 记忆也是一样
那些光怪陆离的日子终究远去了 那些突然放下一切不再与人争与人斗的日子也远去了
取而代之的是这样一个不甘睡去的我在这一方开始呓语
日光之下再无新事
那些远去的日子在五月初的这一天里集体散去
大桥 南湖 蔡甸 硚口
记忆在蔓延也在退散 聚拢也在逃离
可终究是融入血液融入呼吸
明天将开始新的一段路 即便没什么新奇
刚刚躺在床上意识到往后的几十年里未知的变故不知何时会冲击在心里 兀自感受着某种悲凉感侵袭
总错觉在苟活 可抬眼看谁不是在苟活
心里萌生出的渴望在持续吗
其实是没有的 消耗掉了的
最想触摸的那几年已经不会再有了
是 我不会再见那些人
是 来来去去我都可以当做没发生
与生俱来的淡薄感会跟着我一辈子
可这爱意却又如此沉重
终于也轮到他人对我飞蛾扑火 终于再不用黯然神伤
是对是错交给你衡量

评论